附录:山青水绿夕阳红—记金胡新村夕阳红秧歌队

2008年5月21日点击:1947次新闻的相关信息 http://www.asjinhu.cn


山村飞出七彩虹

 

草长莺飞,花蕾初绽的春天,你能看到她们霓衫舞动,光鲜耀眼的身影;艳阳高照,热浪灼人的夏天,你能看到她们红扇轻摇,广袖舒扬的英姿;落英缤纷,橙黄桔绿的秋天,你会看到她们采摘佳果的喜悦,筐担悠悠的舞姿;梅雪争艳,玉树临霜的冬天,你会看到她们白发晚照的壮美,美丽如歌的晚情。

她们仿佛一道霞彩漂浮在山野之间,又似一股春潮涌动在我们的生活之中。这是一种独特的风景,嵌镶在齐大山镇金胡新村百姓心中,她们就是金胡新村夕阳红秧歌队的老人们。

2004年夏天,化工厂原办公室主任李长琴退休后,回到老家金家岭,夫妻俩盖了二间平房准备颐养天年。呆了一阵后,李长琴心里涌出一种落寞的感觉。这个僻远的小山村没有生气,缺乏活力。村民们劳动余暇时间,就是打麻将、看电视、唠闲磕、睡大觉……人们无聊的打发着日子,消耗着宝贵的生命。一天她到胡家庙姐姐李长珍家串门,闲谈中,她把自己一个大胆的想法讲出来:能不能组织一些姐妹,成立一个秧歌队,既健身壮体,又活跃农村文化生活。李长珍一听拍手叫好:好哇!原先没敢多想,怕人心不齐,组织不起来!咱村里真有几个已经退休的文艺骨干份子,请她们过来一起研究研究。

说干就干,62岁的退休工人张乃朋,59岁的退休教师关国清,54岁的刘素芝……几个姐妹聚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话说到一块,想到一块,一拍即合,就这样这支山村秧歌队诞生了。但问题来了,没有资金,没有道具,没有服装,没有编舞怎么办?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一番后,统一了思想:白手起家,自力更生,边学边干,自编自演。性情豁朗、热情大方的李长琴自掏腰包拿出1000元钱,买了一面鼓和几件彩装,简单武装起来。张乃朋说:“乐队傢什少一点,只要锣鼓一响,我们踩着点就能扭。”

当第一声锣鼓咚咚响起的时候,人们的心动了,沉寂的小山村成了动感地带。人们争先恐后的来看热闹,山村的人气从没有象今天这样活跃。人一多,有的老姐妹还有些不好意思,生怕人说,都这么大岁数还扭来扭去的成何体统?但是,山里人是宽容的,她们看到山村里有了秧歌队心里高兴;山里人是爱美的,她们看到这几个老姐妹,红妆淡抹,演出服装簇新鲜亮,充满青春的活力,她们心里舒坦。

这时有人提出,我们不能光这六、七个人扭秧歌,要扩大队伍,吸纳更多人参与。我们不仅自己健身娱乐,还要和大家一起分享快乐。关国清,这位退休的老教师说,我们要象星火一样燎原,让更多的姐妹参加秧歌队,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这种艺术的魅力。人心齐,泰山移。几个姐妹走家串户,宣传动员,说服引导,果然奏效,很快又有一些老姐妹走进秧歌队。

不久,一个拥有27人的夕阳红秧歌队以其严整的阵容活跃在山乡。其中****的曹永琴已经80岁高龄,最小的队员已过40岁。

 

秧歌扭出乡土情

 

秧歌,亦称“扭大秧歌”,是北方诸多民族十分盛行的娱乐舞蹈形式。它原为模仿劳动生产的一种原始舞蹈,后来成为农闲或年节时间娱乐活动。扭秧歌男女、老少皆宜,因此有广泛的民间基础。夕阳红秧歌队深知这一点,所以倍加珍爱自己的选择。

2002年“非典”肆虐之时,正是秧歌队诞生之日。她们用刚健有力,热情奔放的秧歌舞姿,鼓舞着人们抗击非典并战胜非典的斗志,宣传生命的尊严和珍贵,赞颂捍卫尊严的勇敢行为,激励着人们迎接“非典”后更美好的生活。她们活跃在山乡村屯之间,把快乐播撒在村民百姓之中。结婚志喜、婴孩满月、寿诞喜宴、开业庆典、新兵入伍、知青回乡等都是她们奉献祝福爱心,展示才艺风采的美好时光。她们不仅送去一声祝福,同时还送去无限快乐。

为了提高演出质量,不负乡亲厚望,她们走出去拜师学艺,请进来辅导指教。这些老人爬山越岭到辽阳赵家沟虚心求教,还邀请赵家沟秧歌队来村示范演出。人家台上演出,姐妹们在台下边看边练,回家做饭时还不忘练功。

张乃朋在排练“迎宾花鼓”时,上百次的在家练习如何达到“手绢要转起来,扇子要飘起来,手到哪眼睛到哪,扭就要扭活起来。”秧歌队的关国清在家看电视的时候,也不忘模仿演员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刘素芝为了熟练掌握手绢旋转技巧不断请教老师,回家面镜就练。她们不断揣摩,互相指导,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作风,扎实的基本功,为她们的成功演出奠定了基础。

为了不断丰富节目内涵,满足观众多方面的需求,秧歌队的姐妹们,在继承了传统节目的同时,还在创意创作上大胆探索。她们自编、改编了“迎宾花鼓”、“拜新年”、“在丰收的日子里”、“南果树下”等20多个节目。她们表演的三步、四步、二十八步、三十步、迪斯科、水兵舞场场赢得满堂彩。

2006年4月2日,秧歌队迎来了自己最令人难忘的演出。这一天是当年知青下乡三十年纪念日,又是辽宁省老新闻工作者在鞍山东山宾馆召开年会,并到金胡新村采访。秧歌队的老姐妹们知道消息后开会商量。张乃朋说:“姐妹们,明天是个好日子,当年下乡的知青明天‘回娘家’,省老年记者也要来村采访,我们一定要卖力气,要出彩,给金胡新村争光。”会后老姐妹们回家拿出****的演出服,浆洗熨烫,生怕弄一点脏,有一道褶……

第二天,蓝天如洗,彩霞满天。村委会大楼彩旗飘扬,条幅高悬。姐妹们早早来到村委会门前迎候“知青”。

两辆豪华大巴缓缓驶进村委会,知青还没等下车,震天锣鼓刹那响起,清脆的喇叭声在空中回响,一场别致的盛大演出呈现在人们面前。姐妹们表演热烈豪放、优雅稳健,把金胡人真诚质朴、秀外惠中的性格特征淋漓酣畅的表现出来。她们脸上漾着笑意,眉宇之间透着幸福。盈盈舞姿,轻快舞步令人赏心悦目。她们稳中浪,浪中梗,梗中俏,踩在点上,扭在腰上。花样繁多的“手中花”,奇中见绝,玩的洒脱漂亮,意韵悠长。

 

浩荡春风吹又生

 

2003年金家岭和胡家庙并村之时,正是春风荡漾之季。

夕阳红秧歌队的巡回演出及演出后产生的积极热烈的反响引起村党支部书记樊洪义的重视。他请来夕阳红秧歌队的全体成员开个座谈会。座谈会上,樊洪义首先向夕阳红秧歌队的全体队员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高度赞扬她们白手起家,无人而芳,自编自演,大力宣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引导和引领村民在富裕后,追求更高精神境界。樊洪义希望,夕阳红秧歌队再接再励,再攀高峰。不仅要生存,更要发展,在现在的基础上,不断提高,丰富节目内容,提高表演水平。紧密结合金胡新村经济发展和各项事业进步的现实,创作立意新,主题好,村民喜闻乐见的节目。把秧歌队办成金胡新村精神文明建设中最出彩的文化品牌。樊书记还告诫说,我们外出演出,是宣传精神文明,不要收取费用,但村委会尊重你们的劳动,每次演出补助300元。听了樊书记的一席话,秧歌队的姐妹们如沐春风,信心倍增。书记的话为夕阳红秧歌队指出了发展方向,姐妹们心里更加透亮,热情更高,劲头更足。

樊书记说到做到,村委会出资一万元为秧歌队添置服装、乐器……

肖家堡、白家堡、王家堡、桃山、北沟、深沟寺……留下了她们的脚印;倪家台、赵家沟、判甲炉……闪动着她们的身影。老人们扭出了时尚,扭出了健康,扭出了快乐。

 

夕阳晚照无限好

 

有日出,就有日落,这是天之常。

夕阳红秧歌队的老人们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她们豪情似火,童心未泯,她们在富裕的生活中,没有迷失方向,垂落风帆。她们的心渴望着飞翔,渴望着精神的快乐。

73岁的许平宁原是金家岭村主任,退休后不愿赋闲在家,却情钟秧歌队。他和老伴张乃朋双双投入夕阳红秧歌队的排练演出中。老许多年的村干部工作,经历丰富,人脉宽泛。因此,在秧歌队中他是带头人、联络人,又是主持人。他骑着自行车风来雨去,在沟沟坎坎中穿行,深入农村、企业、街道“推销”秧歌队。2004年春节,他带领秧歌队来村委会拜年演出。2005年,送兵出征,他带队隆重出演,为新兵壮行。他带领夕阳红秧歌队到判甲炉演出,判甲炉村全体干部列队隆重欢迎,演出结束后,判甲炉村领导拿出300元钱送给许平宁,说:“各位大姐演的真好,一点小意思请收下。”许平宁宛然谢绝:“我们的演出不收费,我们愿与大家共享快乐。”那位干部很感动:“这才是真正的精神文明。”

每次对外演出,许平宁的老伴张乃朋都在家里电话通知和对外联络,电话费用自己承担。有的姐妹过意不去,说:“电话费用大家分担,不能让你一家拿钱。”张乃朋说:“这就算是我为大伙做的一点贡献吧。”

2004年,赵家沟和判甲炉秧歌队来村演出。中午时分,秧歌队的姐妹门自掏腰包凑份子请客人吃饭。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姐妹们说,拿这点钱算什么?一是我们村富裕手中有钱,二是自己喜欢热爱,三是为村民百姓送去快乐。这样的好事我们不做谁做。

秧歌队的老人在艺术中陶冶自己,净化灵魂,提升品位,收获快乐。她们的胸怀是宽广的,她们不独享快乐,而愿把快乐送予他人。她们的境界是高尚的,她们没有在物质享受中沉沦斗志,更愿意在精神追求中提升品位。她们是可敬的,可爱的,她们虽然已经进入老人王国,但是心灵却与青春相拥。

她们珍惜现在的拥有,没有停步不前,而满怀激情憧憬明天。夕阳红秧歌队的老人还有一系列计划等待实施:她们要发展队伍,吸纳一批年轻人进入秧歌队,让秧歌队插上青春的翅膀;她们需要培养一名唢呐演奏员,聘请一位导演,加强创作力量,提高演出水平;她们要创作一些反映金胡新村建设,歌颂新人新风为题材的作品,为广大农村百姓送去文化大餐……

正是:绿水绕青山,夕阳映白发,青春愿作伴,秧歌醉晚情……(作者:徐少多)